本站不提供任何交易服务,价格行情来自以下交易平台:

抗通胀稳定币是个真命题吗?

  • NFT 2023年11月06日 13:59
  • 官网:

  • 金色财经记者Jessy

    去年底,Vitalik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抗通货膨胀稳定币(Flatcoin)将是crypto领域尚未实现的巨大“机遇”之一。而在2021年时,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最早被Coinbase首席技术官Balaji Srinivasan所提出。

    顾名思义,抗通货膨胀稳定币即是一种可以抵抗通货膨胀的稳定币,与以往那些抵押法币或者主流虚拟货币,锚定美元,价值恒定的稳定币不同。抗货膨胀稳定币锚定的是一篮子特定商品的价格,从而实现,在商品价格上涨时,人们手中的货币仍然有着和商品上涨之前同等的购买力。简单来说,按照其构想如果一枚抗通货膨胀稳定币在此时可以用来购买一杯咖啡,那么十年后,它依然可以购买一杯咖啡。

    这样看来,抗通货膨胀稳定币似乎可以能够保障普通人手中货币的购买力,让大众不会在一轮又一轮的通货膨胀中被收割。

    从其代币理论上来说,似乎创造一种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是说得通的。不过,传统的货币最重要的作用是作为一种价值的尺度,用于人们的商品交换。而当一枚货币恒定与商品的价格挂钩时,此时它不再是作为一种价值的尺度去衡量商品,而它本身的价值将是由商品的价格确定。此时,它已经不再是传统的货币,那这样一种“货币”的市场有多大,它是否好用?

    而更为关键的,在设计的机制上,它能否做到稳定、安全等等?以及,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它的设计逻辑是否真的能让一个代币系统良性运转起来,实现自身的造血?

    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是必要的吗?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基本经验:当政府创造了超额货币量时,物价上升。此时通货膨胀产生。对于一国的经济发展来说,通货膨胀本身如果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的话,其实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低的通货膨胀率其实可以刺激消费。但是高速的通货膨胀则会增加企业成本,导致经济增长放缓、失业上升。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通货膨胀并不受欢迎,尤其是恶性通货膨胀,人们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去应对通货膨胀对于经济和个人生活的影响,并且在大部分情况下,工资的增长速度都无法赶上通货膨胀下货币的贬值速度。

    再加之大部分的人都没有掌握金融知识,没有相应的知识和技能去对抗通货膨胀,只能眼睁睁看着手中的货币贬值,购买力下降。而既得利益者和少部分掌握了金融知识的人,则是通过一次次的通货膨胀等货币政策,完成了对于大部分人收割。

    现有的市面上的有关通货膨胀稳定币的实践,均和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所挂钩,美国在疫情前大致经历了十年的低通货膨胀期,在疫情期间及疫情结束后,物价一直维持在高位。

    抗通货膨胀对于大众来说肯定是刚需,在传统的金融体系中,人们通过购买房产,证券,股票,贵金属等产品来抗通货膨胀。

    2008年,中本聪创造比特币,彼时金融危机,全球货币超发,主权货币信用贬值。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从诞生之初就带着对抗主流“金融体系”的任务。而在历史的检验中,包括比特币在内的一些虚拟货币,也确实成为了一种“抗通胀”的工具。

    基于blockchain技术的一个新的金融体系就这样展开。虽然类似比特币的虚拟货币有着抗通胀的作用,但是其价格波动巨大。也正因为虚拟货币的波动巨大,稳定币诞生,这种锚定现实中的法币或者是主流虚拟货币,又或者是单纯靠着一套算法机制,使得其价格保持着稳定。目前稳定币的用途广泛,在虚拟货币的交易中,它因为价值的稳定被人们当做交易的媒介,而在Defi中,它还可以被用作抵押贷款,又或者是去提供流动性。而在现实世界中,其也在一些对外贸易等情境中发挥着作用。

    而抗通货膨胀稳定币的出现则是期待着既能够实现抗通胀的作用,又能够像稳定币一样用作价值储存和交换的媒介。

    按照抗通货膨胀稳定币的构想,我们可以明白,在通货膨胀时期,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是会受欢迎的,而在通货紧缩时期,物价水平下降时,这种抗通货膨胀稳定币相对于法币也就不讨喜了。

    金色财经记者认为,抗通货膨胀是刚需,但是对于用户来说,它用来满足这一需求,并不一定需要持有抗通货膨胀稳定币。就算是在加密世界里,目前来看,定投比特币似乎是比选择持有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更好的抗通货膨胀选择。

    既然作为抗膨胀有更好的选择,那么抗通货膨胀稳定币在作为交换的媒介时,它是否能够能够在安全、效率等各方面超越现有的稳定币?

    目前稳定币市场的情况和存在问题

    我们可以把目前的稳定币的市场可以分为用现实世界资产或者链上资产抵押的稳定币,以及用算法来保持稳定这两大类。

    但是按照这样分类下的两种稳定币都存在着目前看来无法解决的问题,完全担保下的稳定币要么中心化,要么有资产保管风险,又或者是存在链上过度抵押的问题。

    纯算法的稳定币如Basis、Empty Set Dollar和Seigniorage Shares 等项目,则是提供了一个无须信任和可扩展的模型,体现了早期的比特币的愿景,即去中心化且具有稳定性的货币。但目前其缺陷就在于,它们难以启动,而且表现出极端的波动性。这其实就侵蚀了用户对于它的信心,以及无法避免的死亡螺旋。

    所以算法稳定币被视为一种实验,而不是抵押稳定币的替代品。由上看来,目前市场上,虽然USDT中心化,不透明被用户所诟病,但其地位还是无人能撼动。简单的1U锚定一美元的逻辑,并且锚定的美元因为其世界货币的地位,还是让浸泡在传统金融世界中的人们所相信。

    目前,抗通货膨胀稳定币如何能够在USDT一家独大的现状下分得蛋糕?

    金色财经记者认为首先需要首要保障的是,它能够在通货膨胀率在一个阶段稳定时,能够安全地保持其货币价格的稳定,这样才能够发挥作为货币的功能,做一个交换的媒介。

    另一个重要的点则在于其设置能否真正做到根据通货膨胀率来调节该代币的价格。尤其是在出现高速通货膨胀这样的情况出现时,其系统的设置能否应对。

    那接下来我们就来重点看看主要的几个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是如何设计:

    有哪些项目在做通货膨胀稳定币?

    自称最早面世的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是由 Laguna Labs 发行的Nuon,而在Defi协议Frax Finance的稳定币版图中,也有抗通货膨胀稳定币 FPI的身影,抗通货膨胀稳定币Collypto则是一个以房地产和商品作为抵押品,旨在能够保持抗通货膨胀稳定币在现实世界的购买力。除此之外,还有Spot、LendrUSD 等项目,都在做着抗通货膨胀稳定币的实践。

    金色财经记者主要分析了自称第一个抗通货膨胀稳定币Nuon、知名Defi协议Frax Finance推出的抗通货膨胀稳定币项目 FPI,以及第一代算法稳定币Ampleforth团队推出的抗通货膨胀稳定币。

    Nuon

    由Laguna Labs 所开发的抗通货膨胀稳定币。目前,可以在其官网上铸造Nuon,总TVL为18.4万美金。

    在实现抗通货膨胀稳定时,其靠Truflation预言机,该预言机据项目方称是跟踪 1000 万种商品的价格变动,并生成与美联储估计相符的每日通胀。在此之下,根据通胀的变化,其代币的价值每天校准一次。

    具体来说,也就是Nuon 的价格与价格为1美元的一篮子商品的当前价值软挂钩,一篮子商品包括广泛的实际实物商品以及被认为在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服务,包括食品、日用品、文娱、烟酒、服装、住房、交通、公用事业、健康、通信、教育等类别。每个类别分为多个子类别,并包括多个数据源。

    按照其白皮书的内容:Nuon协议本身使用超额抵押和套利来维持挂钩。

    金色财经记者阅读项目的白皮书发现,该代币在维持其稳定性采用的方法大致为:当Nuon 的价格升至挂钩水平之上时,Nuon 协议上所有抵押资产的清算比率都会降低。这使得 Nuon 铸造的资本效率更高,从而强烈激励用户铸造更多 Nuon 并将其在市场上出售。那么Nuon 供应量的增加,其价格自然会下降,直到恢复挂钩。而在Nuon 的价格跌破其挂钩时,Nuon 协议上所有抵押资产的清算比率都会增加。套利者将加速锚定恢复,清算比率的上升也会增加 Nuon 协议参与者的清算风险。这将激励用户增加抵押品或销毁 Nuon 以维持安全的抵押品比率。

    官方表示在铸造时超额抵押的方式,避免了死亡螺旋挤兑的风险。

    根据白皮书表示,Nuon价值的增加来自于抵押品提供者铸造时的超额抵押。他们通过治理代币 nuMINT 的奖励以及协议金库的费用来补偿通货膨胀导致的 Nuon 价格上涨。

    这样看似乎是合理的,实际上,如果面临了高速的通货膨胀,如一美元的咖啡涨价到两美元一杯。如果最初一枚Nuon可以兑换1美元,那么此时Nuon就可以兑换两美元。而这时我们就会发现,虽然是超额抵押,但是这时抵押品和Nuon并不能实现一比一的兑换,而此时,如果有大量人涌入想要用Nuon去兑换抵押品时,就会因为无法兑付而项目崩溃。

    根据项目的白皮书,该项目本身在设计上,希望能够通过治理代币以及协议金库的费用来补偿通货膨胀导致的价格的上涨。但是金色财经记者在其官网和白皮书上都未找到相关治理代币是如何详细发挥作用的。

    FPI

    Defi协议Frax Finance中的三种稳定币之一。

    和nuon一样,其挂钩的是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其与美国 CPI - U 平均值定义的一篮子现实世界消费品挂钩。这个挂钩计算率每 30 天更新一次,与美国政府发布的月度 CPI 价格数据同步。在抵押铸造方面, FPI保持着100%的抵押率。

    根据梳理Frax Finance白皮书上关于FPI的介绍,项目明确表示当由于通货膨胀,FPI国库不能创造足够的收益来维持每FPI增加的价值时,新的FPIS(治理代币)可能被铸造和出售来增加国库资金。

    这仍然是凭空造币然后卖出,来填FPI的窟窿。

    Spot

    第一代算法稳定币Ampleforth (AMPL)背后的团队所创造的抗通货膨胀稳定币项目。

    Spot的实现借助了 Ampleforth 生态中已有的工具。

    首先是Spot的铸造需要用到已有的稳定币AMPL,抵押AMPL 之后,用户拿到的是A-Tranche和Z-Tranche,这是两种债权凭证,而用户再拿着债权A-Tranche去铸造Spot。实际上,参与 Mint 的用户以 AMPL 为本金,得到 Spot 和 Z-Tranche。

    而在赎回方面,Spot代表的是链上一揽子资产的赎回权,而且它是按照持有的Spot比例去赎回等比例抵押品池子中的抵押品。比如总量 1% 的Spot即可赎回抵押品的 1%。

    首先我们来看看作为抵押品的AMPL。作为算法稳定币,AMPL本身就无法解决的就是死亡螺旋。它无抵押,其价格靠的是大家的共识。它的机制非常简单,通过Rebase(这是一种类似于股票拆分的机制) 来整体改变所有人的持币数量。

    按照通俗的话来就就是当AMPL超过1U,就会增发,把价格打回1U;AMPL价格跌破1U,就会通缩,把价格拉回1U。而这套机制能够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人们的fomo情绪。

    但是在实际的运作上,该稳定币的问题也就出现了,它本身的波动性是较大的,项目方后来便不在称自己为稳定币,而是弹性货币。

    而以这样的一个共识并不高的代币作为抵押品,金色财经记者认为Spot本身的抵押品就不值得信任。那建立在这之上的抗通货膨胀稳定币还是值得信任的吗?

    总结:

    通过以上三个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我们能够看到,其中有两个在维持代币的价格稳定时,首先是用预言机跟踪通货膨胀指数,调整代币价格。然后是投机者们的套利,让价格不脱钩。这是和算法稳定币一致的维持价格稳定的方式。

    不同的项目,可能会有一些限制机制,在极端的金融波动时,现在人们的挤兑(如大规模去兑换抵押品)比如Spot用的是按照占有多少Spot就赎回同样比例的抵押品篮子里的抵押品。不过该抵押品本身也是其整个生态系统中的另一种算法稳定币。

    以上种种复杂的设计,似乎都让这个货币系统运转起来了,但实际上,该系统的本质要么就是仍旧无法避免死亡螺旋,要么就是造新币去补窟窿,又或者只不过是用一个没有共识空气币去做通货膨胀稳定币的抵押品。而这在金色财经记者看来,始终是没有摆脱旁氏的困境。我们不能渴望用一套经济模型搭起一个故事,就能够让人们有共识。而且还是在抗通货膨胀稳定币本身并不是刚需的情况下。总的来说,这只能是一场金融实验,不建议用户投入大量资金参与。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