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FT:本站分享NFT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比钻石剑更硬的,是《迷你世界》官方的嘴

  • 3DM游戏网
  • 2022年12月03日11时
《 春 秋 笔 法 》


你知道那场《我的世界》起诉《迷你世界》侵权的游戏版权案吗?

这场持续时间达七年之久的游戏版权纠纷,终于结束了。

2022年11月30日下午四点,新浪微博“迷你世界”官号发布了一条推文“事件尘埃落定,期待与您共创沙盒新世界!”

在推文的配图里,《迷你世界》官方似乎带着些喜悦般宣布,这场版权纠纷已然尘埃落定——广东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迷你世界》没有侵犯《我的世界》游戏整体画面的著作权,而网易主张《迷你世界》游戏停运的请求,已经被广东高院依法驳回,《迷你世界》仍将正常运营。

随后,《迷你世界》官方似乎自顾自地进入了“获奖感言”流程。他们“谦虚”地称赞《Minecraft》是款伟大的作品,也是他们一直敬仰的前辈。而《迷你世界》作为MC的后辈,恰恰秉承着MC“激发想象,创造快乐”的使命。

在最后,他们甚至为玩家们注入了一针熟悉的强心剂——迷你世界,陪你到老。

这也是《迷你世界》玩家群体互相加油鼓劲的一句口号——“迷你不倒,陪你到老”。

看上去,《迷你世界》获得了一场“双向奔赴”的胜利。

仅仅凭借这则公告的内容,你当然会觉得,在这场几乎所有中国玩家都有所耳闻的游戏版权案中,被告《迷你世界》力挽狂澜,陪伴玩家走到最后一秒,并最终赢得胜利。至于原告《我的世界》,就只能灰头土脸地“被法院依法驳回请求”,恐成最大输家。

但《我的世界》国内代理方网易的公告里,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

在新浪微博账号“我的世界Minecraft”上,网易官方将这场维权诉讼的结果,定义为“属于每一位冒险家的胜利”,并感谢了每位肯定正版、支持原创的冒险家。

看上去,“属于每一位冒险家的胜利”这种口径,似乎也不太像败诉后的反应,而公告里的详细内容,更是和“败诉”八竿子打不着。

在这份公告里,网易清楚地点出了本次判决的三个要点——《迷你世界》游戏抄袭《我的世界》的230个游戏元素设计,构成不正当竞争;迷你玩公司应在判决之日起30日内,彻底删除《迷你世界》游戏中涉及侵权的230个游戏元素;迷你玩公司应就其侵权行为,向我司支付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金额由一审判赔的2113.24万元上升至5000万元。

简单用问答形式概括网易方的回应就是——

“抄没抄?抄了”

“怎么处理?抄了的都删除”

“还有其他处罚吗?赔五千万”。

显然,从《我的世界》也就是网易这边来看,这确实是场胜诉。《迷你世界》不仅被正式判定抄袭,需要删除涉及侵权的230个元素以外,还得赔偿5000万元的真金白银,数额比一审时判赔的2113.24万元,足足多了近3000万。

那么,《迷你世界》也就是迷你玩方的公告,难道就真的是“造谣一张嘴”吗?

答案就在广东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那份长达166页的裁判文书里。

由于这份裁判文书实在太长,所以我们尽量挑选最关键的部分论述。从这个论述过程,我们也能够窥见,专业人士们是如何看待在电子游戏行业中,到底如何界定是“自由模仿”还是“抄袭侵权”。

在文书的开始部分,网易方在保留一审判决第一项“删除游戏元素”的同时,进一步提出了几项上诉请求,分别是“加钱(将经济损失赔偿提升至5000万元,并承担一审、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停运(全平台停止运营)、道歉(在《迷你世界》官网醒目位置连续三十天刊登道歉声明)”。

显然,如果这三项要求完全实现,那么2020年一审时判定的“删除267个涉案核心游戏元素”已经不再重要,毕竟连游戏都关停了,确实不用再谈什么改动游戏元素。

而《迷你世界》拥有者迷你玩公司,肯定不会同意这些诉求,很快就针对网易的要求给予精准还击。

在网易提“加钱”时,迷你玩表示“网易公司并非《我的世界》著作权人,只拥有维权授权,而网易公司在获得《我的世界》授权时的许可费,和如今的《迷你世界》无关,许可费并不属于网易公司的损失。即使你网易花了天价许可费,也必须得考虑侵权内容占开发成果的比例,从而计算所谓的赔偿费用”。

针对“停运”要求,迷你玩表示“全天下沙盒类游戏的预设内容,都主要是给玩家提供资源类型,让玩家自己在游戏中生存和创造。本案中的侵权行为,只是部分资源的获取方式,并非全盘抄袭,就算照对方说的来,也只需要删除部分侵权内容,停运是不可能停运的”。

而迷你玩对第三项要求“道歉”的回击,确实让人有些忍俊不禁。观点大致意思是“本次案件中,玩家评论主要是‘《迷你世界》抄袭《我的世界》’一边倒,仅仅影响了迷你玩公司和《迷你世界》的商誉,和受托维权的网易公司无关”。

“因为网易方没有受到任何商誉损失,所以我方也不需要道歉。”

接下来,就是将近七万字的你来我往,两方分别就“类电作品的抄袭界定”展开长篇大论,而最终,这场“概念名词大乱斗”将讨论内容又聚焦回了“到底抄没抄”部分。

广东高级人民法院就双方提交的一系列证明,最终得出结论“抄了”。

这其实是道送分题,“送分”的原因不是我们玩家眼中的“这么明显的玩法抄袭,肯定是抄了啊”,而是更加具体更加直观的一些证据,例如NPC行为逻辑、合成公式甚至是代码名。

首先,《迷你世界》中鸡、猪、羊等家畜的驯养方式,类似地心人等换皮野怪会主动攻击玩家,击败生物的掉落物品等也几乎和《我的世界》完全相同;

裁判文书里有非常专业的对比分析

其次,《迷你世界》在合成方式上也几乎照搬了《我的世界》,大量道具的合成路径完全相同,虽然在数量上存在差异,但也只是1:5和2:10的区别,本质上并无不同;

再次,《迷你世界》的“电石系统”物品有大量使用“RedStone”为前缀,这和其自身“蓝色电能”或“电石”的前缀不同,反而完全证明其与“红石系统”存在关联。

一些庭审过程中的律师陈词,甚至成为了某种“梗”,在社交平台上广泛传播。比如,《我的世界》方律师陈词《我的世界》中“将甘蔗的代码命名为Reed(芦苇)”,而《迷你世界》则甚至做到了BUG的一比一复刻。

又比如,《迷你世界》方律师在某次庭审过程中的“胡言乱语”,读出某位小学生玩家的来信“我的语文不好,但我知道它叫《迷你世界》;我的英语不好,但我知道它叫Mini World;我的数学不好,但我知道它已经五年了(当时)”。

两相对比之下,网友们戏称《迷你世界》方的律师是在“地狱难度”下开局,而《我的世界》律师可能会在心里想“这辈子没打过这么富裕的仗”。

最终,基于双方的多次举证,广州最高人民法院认定《迷你世界》整体抄袭了《我的世界》玩法规则,但由于《迷你世界》在整体画面上和《我的世界》区分明显,并不构成整体画面上的实质性相似,没有侵犯网易方诉请保护的著作权。

《迷你世界》不用道歉和停服,但需要在30天内删除至少230个游戏元素,并对网易公司做出提升至五千万元人民币的赔偿。

迷你玩公司表示尊重广东最高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至此,这场从2016年网易取得《我的世界》代理权后,就在中文互联网上刮起的风波,终于结束了。

于是,所有人就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迷你世界》官博被网友称为“丧事喜办”的“好消息”。

看着这份《迷你世界》官博的公告,我下意识地认为它赢了

网易赢了,但没有完全赢。迷你玩输了,但也没完全输。

可这场诉讼,注定会载入中国游戏侵权与否的历史。

关于游戏抄袭侵权的问题,一直是玩家群体讨论的热点,但和创作有关的事,例如“玩法抄袭到底要到怎样的地步才能算抄”则一直是个没有明确界线的问题。

这其实和原创编辑的工作有些近似“每个人都能写别人写过的任何内容,但怎样去定义‘洗稿’就一直是个大难题”。

问题在于,“洗稿”与否侵犯的只是作者个人的权益,可游戏作品是否抄袭,牵扯着为数更多的玩家群体。

如今的中文互联网上,已经有了太多纷争,而在“《迷你世界》抄袭《我的世界》”一案中,也实在出现了持续时间太久的“党同伐异”。《我的世界》玩家们站在“受害者”的一方,有足够理由为自己喜欢的游戏发声。

但那些年纪并不大,对游戏市场乃至于版权问题,了解程度都如同一张白纸的《迷你世界》玩家们呢?这可能是他们接触到的第一个沙盒游戏,是他们第一块展示想象力的创造舞台,也是陪伴他们成长的一片小天地。

他们不是和“受害者”概念相对的“加害人”,没有足够的理由,被其他玩家甚至是同龄人进行语言攻击。

百度贴吧“迷你世界吧”都是“钓钩”

显然,在被判决删除230个核心游戏元素之后,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迷你世界》去处理。

仅仅是“嘴硬”,显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Copyright © 2021.Company NFTRR.COM All rights reserved.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