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FT:本站分享NFT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战锤40K:暗潮》评测7.0分:不是40K鼠疫,也不是下一个太空死翼

  • 3DM游戏网
  • 2022年12月02日11时

肥鲨终究还是堕落了……


在写这篇评测时,我也想过继续“忠诚!”。

但在完整地体验过整个公开测试的流程,并享受了基本上算是完成品的发售日版《战锤40K:暗潮》后,我在B测时涌现的那股想要为帝皇尽忠的热血,却突兀地冷静下来。

且慢!审判官阁下,容我狡辩……解释一下!

对比老一代“战锤40K”背景的FPS游戏,比如说《太空废船:死亡之翼》,《战锤40K:暗潮》确实拥有着相当多的长处。但和肥鲨工作室(FatsharK Studio)的前几代“战锤”作品——比如“末世鼠疫”系列相比,“暗潮”在许多设计上,不进反退。

总体而言,《战锤40K:暗潮》很爽,也很烂。这是一次相当矛盾的游戏体验。

在聊“暗潮”它爽在哪之前,为了方便不了解“战锤”故事脉络的读者,我先做个背景和设定的普及。

“战锤”系列的世界观主要分为两大类——“中古战锤”和“战锤40K”。“中古战锤”的故事,汇集了精灵、矮人、人类、魔法(灵能)等标准的西幻元素。其下还有“老中古”和“西格玛时代”(Sigma Era)的分别,这里不再赘述。

而“战锤40K”,实际上是“Warhammer 40,000”的简称。这里的四万指的是四万年——人类诞生后的四万年。

人类在这个宇宙经历了起起落落。先是在第一个千年(M1)开始崛起,随后在第十五个千年至二十五个千年(M15-M25),凭借着巅峰科技和智能AI主宰整个银河系。然后便是长达数千年的动乱和黑暗纪元(M25-M30),人类的银河统治在智械叛乱下迅速崩塌。

再之后便是伟大的救世主,人类的终极救赎——帝皇!

他是光、是电,是唯一的神话!他从混乱中站起,挽救了崩塌的人类国度,重铸人类伟业。

帝皇的设计,毫无疑问地参考了部分耶稣的形象。在“战锤”宇宙里,他是一个身高3米的金色超人,拥有着永生不死的躯体和无穷无尽的力量。他可以被称之为行走人间的神灵,同时也掌握着人类的所有知识,并拥有着宇宙第一的大脑和科研能力。

简短点说:帝皇!无所不能!

但他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帝皇在第三十个千年(M30)于地球——后改名神圣泰拉(Holy Terra),发起了“大远征”。为此他收复了整个太阳系,并运用生物科技创造了三心二肺的超人类——星际战士(Space Marines),或者说阿斯塔特(Astartes),以及统帅他们的究极生命体——原体(Primarch)。

帝皇的大远征一方面是收复失落的人类帝国版图,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传播帝国真理——帝皇亲自执笔谱写的唯物主义学说。信科学而不信鬼神的理论,在“战锤”宇宙往往难以自主传播,这是因为“战锤”宇宙真的有神——混沌邪神。

奸奇(Tzeentch),诡计与知识之神;纳垢(Nurgle),疾病与腐败之神;恐虐(Khrone),战争与屠杀之神;以及色孽(Slaanesh),愉悦与淫邪之神。这四位混沌邪神,依托于“战锤”宇宙的特产——亚空间而存在。

亚空间作为依附于“战锤”主宇宙的一个附带空间,不仅仅可以方便各种生物——比如说人类,进行快速星际航行。同时,亚空间也是“战锤”宇宙唯心世界观的锚点:通过亚空间能量,情绪和心灵的力量可以化作改写现实的伟力。

正是在这四位亚空间混沌实体的奸计干扰下,帝皇遭到了半数原体和阿斯塔特的背叛,在第三十一个千年,被迫坐上黄金马桶——我是说,黄金王座。而人类帝国也被迫失去了大部分超人类们的帮助,不得不依靠一心一肺的普通人当作主力,来填补与亚空间邪神、外星敌对生物,以及各种人类之敌的战争。

准确来说,人类帝国这一集体,从第35个千年开始,就一直在走下坡路。无尽的战争和混沌邪神对于现实宇宙的侵蚀,让所有“战锤”宇宙的普通人,如同活在人间炼狱一般。直到《战锤40K:暗潮》的故事发生的年代,生命也不过只是帝皇的货币,在无尽的纷争中化作延缓帝国灭亡的消耗品。

而在这种黑暗而又无助的时代,人类毫无疑问地偏离了帝皇的最初谱曲,再度投入宗教的怀抱。他们选择用对帝皇的忠诚和狂热膜拜,来对抗越发可怖的世界。

准确来说,“战锤”粉丝们对于这个宇宙的热爱,也同样充斥了各种玩梗式的狂热帝皇崇拜。当然,其中还混杂了一些面对绝望黑暗未来的不屈与对凡人垂死挣扎的悲悯,以及对帝皇意图为人类改天换命的尊敬。这是自我扮演爱好者的狂欢,也是古典骑士主义中二病最后的倔强与浪漫。

这也正是《战锤40K:暗潮》最让人痴迷和狂喜的地方。

《战锤40K:暗潮》无时无刻不在营造那股“战锤”宇宙特有的中二病式浪漫。从游戏角色之间的对话,再到加载画面的各种“忠诚!”箴言,乃至于各式背景音乐和场景氛围的塑造。对于等待一款优秀游戏许久的40K锤佬们而言,《战锤40K:暗潮》完美契合他们的预期。

特别是当你选择了“狂信徒 布道者”——将帝皇视作神灵的狂热者——作为游玩角色时,他面对游戏中各式各样的艰难险阻,总是会用帝皇为其他沮丧的角色打气。例如,“帝皇的目光注视着各位,即使你们没有注视他”或者“他的荣光笼罩着所有人,我们为此奋战到死”等。

而在捡到弹药时,狂信徒与其他游戏角色,也会毫不顾忌地赞美帝皇之慷慨:“赞美帝皇,赐予我神圣的弹药”。

除此之外,游戏里的医疗站——医疗机仆,也全是由活人改造而来的“湿件”。这些“循环利用”的帝国罪人或单纯不幸的凡人,被剔除了血肉骨骼,仅保持最低限度的意识与身体机能。它们作为极具“战锤40K”宇宙特色的设备,也拥有各种语音彩蛋,以及与玩家角色间的互动。

在你每次接受治疗时,它会慷慨激昂地回应玩家角色对于帝皇的赞美,也会俏皮地模仿欧格林人的嘴笨。但偶尔,它也会不知所措地向你倾诉那些被改造前的回忆,以及残破思维所带来的无尽痛苦。

没有什么能够比这些对话和细节,更能让人深刻体验到“战锤40K”宇宙的绝望和黑暗了。人类帝国,显然是一台被邪神与人类的不死不休之敌所裹挟着的战争机器。其履带与承重轮之间夹带的碎肉,既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

但对于那些粗略了解“战锤”宇宙的故事,却不是很注重游戏故事细节的玩家而言,《战锤40K:暗潮》是否有值得称赞的地方呢?

第一,有。

第二,帝国……

开个玩笑,没有什么第二帝国!

对于非锤佬而言,《战锤40K:暗潮》独特的黑暗哥特美学,以及出色的配乐,绝对是吸引玩家目光的亮点。

你可以游走于特提姆巢都(Hive City Tertium)的区域之间,欣赏着“大就是好,多就是美”的雄伟建筑。有时,你又会路过些密集拥挤的平民居住区,甚至是黑暗而又压抑的残破废墟。这片在“战锤”宇宙里容纳了上百亿人口的超级都市,于你的游玩进程中,徐徐展开了蕴含其数万年历史的画卷。

你在紧张的任务中面对着各式看不懂的哥特语文字,使用着外表粗犷的机器。而你手上挥舞着的武器也花样百出,看不出什么现实的形象参照。无论是隆隆作响的链锯剑,还是外表狰狞的动力锤,使用着这些独具特色的道具,就足以为你带来一场新鲜的游戏体验。

佐以游戏黑暗哥特美学氛围的,是杰斯帕·奇德(Jesper Kyd)倾力提供的优秀配乐。或许,你不曾听闻这个名字,但你一定知晓“刺客信条”系列的鼎鼎大名,以及其优秀的游戏配乐。杰斯帕作为《艾吉欧的家庭》(Ezio’s Family)等耳熟能详之曲的编曲师,其专业素养之高,也在《战锤40K:暗潮》里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无论是开幕序曲中的宏伟管弦乐,还是BOSS战时响起的昂扬鼓点和铿锵有力的独白,抑或是面对邪神纳垢爪牙之时的动魄旋律,这些“战锤”风味浓厚的配乐,搭配着游戏独特的美学,构成了让人迷醉的沉浸式体验。

当然,配乐和游戏风格只能算是前菜和配料,真正让人爱不释手的,是其优秀的战斗手感,以及与建筑风格相辅相成的场景设置。

玩家在《战锤40K:暗潮》中需要面对的,是如同潮水一般浩瀚如海的敌人。且在其中,还混杂着各种机制功能大不相同的精英怪。玩家需要通力合作,抗击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在特提姆巢都错综复杂的管道、大厅、道路和建筑废墟中找到目标,然后完成任务。

每一次的游戏体验,都是紧张刺激而又惊心动魄的。

玩家手中的武器和战斗方式,简单却也不失精妙。近战武器的攻击手段只有轻击和重攻击,且所有的近战攻击都可以用格挡来打断。配合着闪避与滑步,玩家就可以通过随机组合两种攻击方式,自由掌控攻击节奏。

而对于远程武器来说,《战锤40K:暗潮》也内置了阶段性换弹功能。在面对蜂拥而至的敌群时,玩家就不会陷入无限被打断、无限换弹的尴尬境地。

《战锤40K:暗潮》同样拥有快速标记的功能,可以优先在怪海中追踪高危单位。彼时,队伍里的精英猎手们就可以大展身手,消除危机。这让玩家的职业分工合作,有了用武之地。

准确来说,肥鲨对于战斗手感和节奏的把控,是非常到位的。这是从“战锤:末世鼠疫”系列开始,就得到大量实验和运用的成熟技术。这样的优秀战斗手感,搭配上黑暗哥特美学的场景与宏大史诗的配乐,《战锤40K:暗潮》为每一位效力帝皇的忠诚者们,都献上了畅快淋漓的游戏体验。

这也正是《战锤40K:暗潮》“爽”的一面。

但另一方面,《战锤40K:暗潮》的游玩体验,也让人“很不爽”。

至今未能彻底修复的服务器问题,姑且不提。其糟糕的游戏性能优化,在经历长达2周的预购测试后,还是没有明显的变化——尤其是对N卡用户而言。我在特提姆巢都奋勇杀敌之时,在公司电脑(N卡)与家里的电脑(A卡)上轮流体验了一番。

相同画质和特效的情况下,N卡的卡顿和游戏崩溃次数远高于A卡。而在游戏社区的反馈中,不少玩家也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

但即便拥有“优化良好”的A卡,我也同样遭遇过大大小小数十次的崩溃体验。即便我的游戏没有崩溃,在游玩过程中也会面临队友崩溃、掉线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出现在一些高难度任务的攻略中与一些关键游戏节点时,就显得尤为致命。小队团灭、任务失败、几十分钟的努力全白费,只在顷刻之间。

而这些问题在发售日后,也没有得到彻底改善。

时至今日,绝大多数对于《战锤40K:暗潮》的差评,大多聚焦在游戏的优化和联机体验上。但这不代表着,除此之外《战锤40K:暗潮》便没有任何游戏性上的问题。

如前文所提,肥鲨曾制作出过广受好评的、类似风格的合作游戏——“战锤:末世鼠疫”系列。这为他们带来了优势,让相对成熟的玩法与手感更好的战斗系统,得以在《战锤40K:暗潮》里继续发光发热。但与此同时,从“末世鼠疫”来的老粉或是慕名而来的新玩家们,毫无疑问地会去对比两者的优劣。

而《战锤40K:暗潮》在不少机制上,显然是比不过《战锤:末世鼠疫》的。

《战锤:末世鼠疫2》大厅跑酷世界纪录 00:19

首先,是“末世鼠疫”里大受好评的本地大厅系统,玩家可以在其中放置装饰、自定义化场景,甚至整点“大厅跑酷”一类的骚操作。

而《战锤40K:暗潮》,却完全没有这个功能。玩家只能在哀星号的舰桥——也就是线上大厅里,选择任务,然后参与任务。同样,这些任务也基于游戏系统随机刷新,既不能变更任务类型,也不能自行决定任务的附属目标,更无法开启单人模式——相较于“末世鼠疫”系列,这反而是在退步的。

同样,在“末世鼠疫”系列中,也有着超高层次的装备自定义能力。玩家可以拆解不需要的装备,回收原材料然后锻造自己想要的武器。

而《战锤40K:暗潮》也没有这个功能——至少……现在(发售日)没有。武器装备的获取,完全依赖于每隔一小时的商店刷新。运气来了,毕业武器上线就买;运气不好,为帝皇效忠几周也凑不齐一套Build。

装备铸造功能、武器自定义功能,在发售日也仍有75%未开放

除此之外,《战锤:末世鼠疫2》首发也有14个可供游玩的职业,而《战锤40K:暗潮》却只有可怜的4个角色。同时,“暗潮”的角色,也不像“末世鼠疫”系列一样,可以拥有数条职业分支,以此衍生出不同的玩法。

由此,“暗潮”玩家可以构建的Build就太少了。每种职业在高难度的环境下,基本只有一套固定装备和玩法Build,玩久了实在是有点枯燥。

某种意义上来说,《战锤40K:暗潮》就像是个匆忙上线发售的半成品——虽然这年头轮番跳票的大作,大抵都是如此。

即使《战锤40K:暗潮》拥有着爽快的战斗手感、“飞船扛教堂式”的美学,以及宗教空灵感十足的游戏配乐,玩家却总是要与中途掉线、游戏崩溃,以及帧数骤降等性能问题作反复斗争。再爽的战斗手感和游戏体验,也会被这些缺陷给杀死。

除此之外,《战锤40K:暗潮》在机制上也没有继承“末世鼠疫”系列的精华。那些优秀的、经过两代作品测试的机制设计,完全没有出现在《战锤40K:暗潮》的游戏体验中。甚至“暗潮”的不少功能设计相较前作而言,不进反退。

即使诸位都是帝皇手中无比忠诚的利刃,但我的战斗兄弟,现在并不是最佳的战斗时刻。除非,你对帝皇的忠诚可以磨灭一切负面情绪,并抗住糟糕的服务器和游戏优化的双重压制。

首日上线氪金内购系统,虽然皮肤都很帅,但肥鲨,你游戏还没做完呀


3DM评分:7.0

优点

  • 沉浸感极强的游戏配乐与场景塑造

  • 独特的黑暗哥特美学风格

  • 畅快淋漓的战斗体验

不足

  • 前几代作品的优秀游戏机制没有继承

  • 游戏优化稀烂

  • 服务器很不稳定,频繁掉线

  • 首日上线不修机制,却加氪金内购

Copyright © 2021.Company NFTRR.COM All rights reserved.NFT